一位花博志工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一位花博志工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  我親愛的朋友啊!在此發表一些小小的看法:  昨天傍晚,蘇貞昌「低調」地去花博參觀了2.5小時,蹲在新生館有名的500元空心菜邊看了許久。離開時發表的言論是:「怎麼都快開幕了,工程還沒有收尾?」那五百元的空心菜有五叢,跟其他的九層塔與茭白筍,都是台灣的原生植物,是設計師拒絕用外國的水生植物,堅持要用台灣的原生種,將建國大埤流出的污水淨化成乾淨的水。而且賣出的菜農還要將空心菜維護171天!(對任何商家而言,都是一筆吃力沒錢賺的生意!)  新生館是個了不起的傑作,從美術館驅走過花之隧道,就令我們驚喜連連,因為看到了設計師小心維護所有在地植物的苦心,並做了超美麗的結合!  各位若錯失了參觀的機會就太太太可惜了!  蘇貞昌參觀了美術館區,看到了一些未完成的工程,總算找到了一個可以批評的毛病:「怎麼都快開幕了,還沒有收尾呢?找房子」  他看到的是「寰宇庭園區」,是個國際競賽區,有22個國家與城市參加競賽,將在十一月五日(花博開目前一日)打分數,參展的國家都保持最高度的機密,再加上上星期颱風,因此不到打分數的最後關頭,不會輕易漏任何口風的。第一名不但可以獲得國際花博總會六萬元美金的獎金,從此還可揚名國際花卉市場。  蘇貞昌好不容易找到的批評,只顯示了他對花博的無知,難怪在他行政院長任內,沒有給花博一毛錢!  恭喜新生館不但得到世界綠建築的「鑽石級」認定,也得到台灣今年建築首獎!  我花了好一番唇舌去向我阿姨解釋了花博的實際狀況,因為她與她那一群市場阿巴桑都深信花博是花了三百多億的建國花市,真是么壽哦!這麼貴的「花市」,有什麼好看!  莊瑞雄等「空心菜市議員」真是一群說話非常不負責任的「民代」!帶頭教壞市民!  台灣花博目前為止只花了八十五億元,還有6.6億還沒撥下來,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是世界各國舉辦花博有歷史以來最「拮据」的國家!(2006年提出申請時,原先申請是二百多土地買賣億的預算,但是民進黨政府一毛也不給,最後預算下殺到八十億時才給過關,但是錢不見蹤影,直到新政府上台才拿到錢,在一年半之內創造出這樣的成績!)  曾經,蘇貞昌也去挺莊瑞雄的場子,痛罵台北市花一百多億,浪費公帑辦花市,台灣人都是吃鹽酥雞送九層塔的,難道以後要吃九層塔送鹽酥雞嗎?新生館的兩位建築師甚至被邀去政論節目被這些完全不懂藝術,也不在乎鬧國際笑話的「民之喉舌」羞辱。我們怎能讓這樣視野、心胸都狹窄而且誇大錯誤資訊的人來帶領我們引以為傲的城市?!  高雄世運只蓋一個運動場,熱鬧十幾天,花了一百多億,相較台北花博熱鬧171天,十四個永續漂亮的建築,八十幾億,哪一個花錢?何況高雄辦世運時,台北人可是大力相挺,引以為我們國家的驕傲啊!  國家地理台將於明年三月播出我們花博的另一項驕傲:「遠東環生方舟」(位於圓山館的流行館)全館用保特瓶磚打造,每個部分都可回收再利用,每個設計都是廢物利用,同時也利用植物淨化污水,再用淨化的水製造涼風、降低溫度、節約能源酒店經紀。  我是在現場的志工,我看到許多沒有麥克風的台北人用行動在支持我們的花博,且深深引以為傲,拒絕被扭曲的媒體操控! 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蘇貞昌的渠邊沉思【聯合報╱黑白集2010.11.03】  花博將在周六揭幕。蘇貞昌於日前「密訪」花博,媒體上出現一個鏡頭:蘇貞昌來到因民進黨猛烈攻擊而聲名大噪的水耕空心菜渠道邊,蹲下身來,觀看良久,若有所思。  蘇貞昌當時在想什麼?那滿渠的空心菜,被民進黨打成「每株二十元」,貪汙、圖利的罪名矢石交加;但提出此種指控的民進黨明知,按照合約,得標的菜農不但要將這些空心菜僱車送到,且要在半年展期中維持標定規格不變。當蘇貞昌蹲視這一渠五百元標來的空心菜,心裡想的是菜農被「圖利」?或反而覺得實在難為且虧待了菜農?  同樣的,當蘇貞昌去到剛獲「綠建築」首獎的新生三館,心裡想的是郝龍斌「圖利」了建築師張清華,或是郝龍斌與張清華共同成就了一項建築奇蹟?  蘇貞昌應當回答這些問題酒店工作,但他皆迴避不語。他對花博的主要意見是,即將開展,有些地方還在施工。但實情卻是,施工地點是外國參展攤位,進度並未落後。為什麼蘇貞昌如此吝嗇,不能還空心菜與新生三館一個公道?  再如,松山與羽田開航,轟動並活絡了國際區域航線;如果松山機場的構想是錯的,那麼羽田及虹橋機場的構想也是錯的。然而,蘇貞昌難道仍要說「松山機場對台北的發展有負面影響」?正如,難道蘇貞昌仍要說,「ECFA對台灣不利,所以也對台北不利」?  蘇貞昌在想什麼?他有可能以「粉紅T恤」戰略贏得台北市長選舉,也有可能問鼎二○一二總統大選。當他蹲下來注視那滿渠的空心菜,他想過他與民進黨將憑什麼贏得選舉嗎?(當然是靠連拐帶騙、以及無知、無是非觀念的本土意識!)又想過他與民進黨將憑什麼做好台北市或台灣的治理者嗎?(為什麼需要做好治理?只要趁著做官期間,儘量A就好了!)

gbymypame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