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傳奇~24(著作權所有) 第二四章 見桓宗晉福哀傷獻刀箭 這日早朝,桓宗看到晉福也立在班列,在下朝後,立即密宣他入宮。晉福帶著一包東西躬身?入御書房後,立即伏跪於地三呼萬歲: 「萬歲!萬歲!萬萬歲」 眼淚即如泉湧般順腮流下。 桓宗見狀立即摒退左右侍衛,然後上前將晉福扶起: 「副丞相,你怎麼啦?莫非事情出了差錯?」 晉福語帶哽咽地回覆皇上。 「啟稟皇上,微臣幸不辱命。」 桓宗微笑地問說: 「哦!你把事情的始末說予寡人聽。」 「啟稟皇上,微臣雖已完成任務,但結果卻...。」晉福的眼淚又如黃河 長灘島決堤般流下來。 「結果怎樣?你快說吧!」 晉福強忍悲哀娓娓道來: 「啟稟皇上,那日微臣啟程到我那義弟居所,我對他曉以大義說:皇上對他當年暗中義助皇上登上皇位心中萬分感激,本想對他封官晉爵,怎奈他無意仕途,這才賜他金銀玉帛。沒想到先皇在臨終前仍對當年那一箭耿耿於懷,特意交代皇上務必繼續緝拿射那一箭的刺客。皇上原以為事過境遷即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想到先皇會在那一刻下這道遺詔,這是皇上始料所不及的。 皇上思慮了甚多時日,總 開幕活動是宅心仁厚且心存感激,不忍緝拿於他。可是先皇遺詔難違,因此皇上焦急萬分,如何能既不傷他命,又能完成先皇遺命呢?最後是太醫調製的『忘憂水』讓他想到一個二全其美的方法,請他服下『忘憂水』,讓他忘記所有的事,之後在皇上緝拿他歸案之後,可以宣稱:原來當年刺客是得了失心風才會犯下這等滔天大罪,可是罪不至死,只需予以囚禁即可,等過了一、二年,皇上再找個理由大赦於他,他又可重返自由了。」 桓宗點頭道: 「副丞相,你這樣說很好呀!那麼他喝了那瓶『忘憂水』了嗎?」 房地產 晉福回道: 「皇上,請繼續聽微臣稟明下情。」 桓宗道: 「好,你繼續說。」 晉福一躬身繼續說道: 「是!我那義弟一聽此言,半?不作聲。忽然他就站了起來,他虎目圓瞪走向門外仰天大喝一聲…」 桓宗臉色倏地一變失聲道: 「他怎樣?有對你怎樣嗎?」 「稟奏皇上,他倒是並未對微臣怎樣。他只是仰望天際嘶吼,繼而說...他說...他說...」 晉福說到這兒竟然結巴起來,桓宗不耐地說: 「他說什麼?你快說。」 晉福突地又跪了下去,危顫顫地說: 「請皇上恕罪,我那 室內裝潢義弟所說的話,微臣不敢轉述。」 桓宗道: 「副丞相,寡人恕你無罪,你就把刺客所說的話原原本本地告訴寡人。」 「遵旨,我那義弟在嘶吼過後即說: 『皇上呀皇上!想當年要不是我那一箭助你順利登上皇位,您怎有今日的九五之尊?爾今,我心甘情願隱居於此荒野不再過問塵事,想不到您竟然想過河拆橋,欲用這種方法對付於我。想我張大虎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我決計不受此屈辱,我就把這命給了你吧!』 他甫一說完就立即拔出他身上的佩刀自刎而亡。」 「什麼,他自刎了!」桓宗驚得從龍椅上站了起來:「你,你,你怎 酒店工作麼沒攔著他?」 「啟稟皇上,想那大虎乃是江湖豪傑武功高強,其出手之快,微臣怎來得及攔阻他,再說微臣即使想攔住他,微臣也沒這個本事去攔他呀!」 桓宗又坐了下來道: 「你說得也是。副丞相,他沒多說其他的嗎?」 「啟稟皇上,他沒再多說什麼了。」 「就這樣?」 「是的,皇上。」 晉福用眼角飄了桓宗一眼,剛好看見桓宗的嘴角輕輕的往上一撇,晉福心底一顫,暗道: 「皇上果是稱心如意了。」 晉福想是歸想,他仍然聽到桓宗在叫他: 「副丞相。」 晉福立刻把心一收: 「是,微臣在。」 桓宗問道: 房屋出租 「你對這件事有何看法?」 「啊!果然來了,我得要小心應對才行。」晉福暗想之際,嘴裡可不敢待慢:「啟稟皇上,就以大虎這些年來信守皇上的旨意,的確做到隱姓埋名過著鄉野生活,果然是一位忠君愛國之士。皇上是真的有心想保全他的性命,其實如果大虎能依聖意進監服刑,皇上也必不會虧待於他,等他獲皇上特赦出獄之後,依然可以恢復自由之身,說不定太醫可研製治療失智症的藥後,他必然可以再恢復成一條漢子。微臣斗膽揣摩聖意,他日皇上必然會重用於他的。」 「副丞相果然睿智,竟能了解寡人心意,很好!很好!」桓宗話鋒一轉:「那你是怎麼處理他的遺體的?」 「啟稟皇 小額信貸上,微臣乃一介文弱書生,大虎遺體龐大而沉重,微臣實在搬不動,只好就地火化,再將他的遺骨就近埋在屋旁。」 晉福這時把隨身那包東西呈到皇上面前躬身說道: 「啟稟皇上,這包物件就是大虎平日寸步不離身所用之寶刀與弓箭,及皇上所賜給他的銀票,他身後也只剩下這些而已。」 「呈上來吧!」 「遵旨。」晉福將刀、弓、箭及銀票同時呈上。 桓宗接過寶刀將其由刀鞘抽出,只見刀身發出青冷森冽的光芒,刀刃鋒利無比,不過在刀身中央有一絲暗紅的薄膜附在上面,讓人感覺甚是突兀,正要用手去觸摸。晉福見狀忙道: 「啟稟皇上,那是我那義弟的血跡。」 桓宗聽得晉福所言,一 新成屋驚之下立即收手,並趕緊將刀插回刀鞘道: 「這真是一把好刀,可惜用刀之人竟率而用它自刎。大虎呀大虎,寡人的確是想保存你的性命呀!你又何必這麼想不開呢!唉!英雄壯志未曾展,徒留寶刀輕聲嘆。」桓宗說到這兒便轉頭叫晉福: 「副丞相。」 「微臣在。」 「雖然大虎已然過世,寡人應可無愧於先父皇臨終前的遺命了,寡人理應將你官升一級,但你在處理這件事上不無瑕疵,令寡人無端損失一員大將之材。」 桓宗說到此故意稍做停頓。晉福聽到此處只嚇得一身冷汗直冒。桓宗看在眼裡繼續說道: 「功過相衡之下,寡人就不再追究了,但爾後…」 桓宗說到此處又故意停頓下來,只見晉福雙肩聳動了一下,桓宗又繼續 禮服說道: 「若再把寡人交待之事情搞砸了,寡人定不輕饒。」 晉福立刻跪在地上謝恩道: 「是,微臣謹遵聖諭,謝皇上不降罪之恩。」 「好了,你下去吧!」 「遵旨,微臣告退。」 桓宗忽然叫住了晉福: 「慢著。」 晉福立刻轉身躬身道: 「皇上,微臣聽旨。」 「寡人交付於你的那瓶『忘憂水』還在吧?」 晉福立刻由懷中拿出那瓶『忘憂水』雙手呈給桓宗道: 「啟稟皇上,這就是『忘憂水』。」 桓宗接過那瓶『忘憂水』後說: 「你下去吧!」 「遵旨,微臣告退。」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帛琉  .
創作者介紹

gbymypame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